非洲豬瘟對中國農牧業的深遠影響

來源:行走安徽 時間:2019-10-15 11:19:32 舉報
豬友之家提醒:本文觀點僅供參考,請正確認識非洲豬瘟,做好防疫工作,切勿傳播謠言。

豬價還在上漲,突破一個又一個歷史新高,有豬的人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,死豬的人只能一聲嘆息,沒豬的人一陣陣狂躁不安。

一、非洲豬瘟對養殖企業的影響。冰火兩重天的現狀的確很殘酷,相當多的養殖場"一夜回到解放前",這一群體開始分化,一部分確因資金緊張停止或轉讓,一部分在等待時機,一部分在頑強拔牙或復養。雖然出臺了很多利好養豬政策,強拆、強養的陰影下,不少人選擇了認命,讓人心酸不已。

當下的生豬養殖撲朔迷離,不少大企業特別是上市公司積極備豬,目標數字龐大,真實度經各種渠道消息混合,已經無法做出合理判斷,前景也無法預估,雖然非洲豬瘟的疫情似乎緩減,行業同仁都不約而同地認為,主要因素是豬已經死得差不多了,其實還有一個重要原因:經過血與火的洗禮,人們對非洲豬瘟的認識開始理性。一方面不少豬場的確控制成功(有說是運氣,但不盡然),一方面部分豬場拔牙成功,一方面少數豬場使用發酵產品或中草藥等,不排除起到關鍵預防或者提高免疫力作用,幸免于難。全行業因為養豬利潤"超過販毒"而蠢蠢欲動,托我找地、找豬場的企業忽然增多(這個可以幫忙),拉我入伙的朋友也不少,我基本都謝絕了,我對于投機做養殖一直心存戒備,作為咨詢企業,我一直勸別人別因為投機去做養殖,投機養豬遲早會栽跟頭。

二、非洲豬瘟對養殖區域的影響。這是目前最戲劇性的變化,每個地方都下達了養豬任務,多少官員為豬傷心為豬憂。

自2013年黃浦江死豬事件,浙江開始大幅度清理豬場,我曾多次警示,總有一天會因為突發事件讓浙江人民吃不上豬肉,之后數年,全國紛紛效仿,在環保的旗幟下以強拆的手段試圖一勞永逸解決養殖污染問題,就在各級領導慶功之時,非洲豬瘟不適時宜地開了一個玩笑,讓全國大多數地區的人都開始吃上天價豬肉,如一個院士所說:非洲豬瘟造成的損失超過萬億。只是這個代價居然無人擔責,最后老百姓只能選擇不吃或少吃豬肉。

禁養、限養的一刀切,不知非洲豬瘟這一課能管多久。很多人都在問:一旦豬多了,我的豬場會不會再次遭遇強拆?其實,沒有人可以回答。

三、非洲豬瘟對養殖規模的影響。一直有兩種觀點在對峙,一種觀點認為非洲豬瘟將促進大規模養殖的發展,從目前的市場動態上看,似乎大型企業和上市企業的擴張幅度極其顯眼,持這種觀點者似乎"證據確鑿"。另一種觀點則認為,此次非洲豬瘟存活的豬場大多數恰恰是家庭農場,這種區域分散式、家庭成員管理式、地位偏僻式家庭農場更適合于生物防控,更有生命力。我的觀點一直明確,別在極端行情下做判斷。投機決定短期存在,價值決定長期存在。在中國鄉村振興的大策下,特色種養一體化家庭農場一定會爆發生機,這是目前社會發展階段的需要,不會因為一次疫情或者一次行情而改變。而且大規模集約化養殖與家庭農場并不是天生矛盾,而是互補互進的。

四、非洲豬瘟對飼料及飼料添加劑企業的影響。對飼料企業的影響是多層次的,直接影響的是豬飼料生產企業,間接影響的是所有飼料生產企業,只是程度不同而已。影響的時間節點是1月份、5月份、8月份,1月份是部分區域受到影響,多數是心理上的恐懼情緒占主流,5月份是廣東、廣西等主要養豬大市爆發非瘟,這一輪來的太猛,沖擊力大。8月份是內陸幾個主要省份爆發非瘟,同時若干復養區域再次遭遇重創,讓不少以豬飼料為主的飼料企業在作出很多自救措施之后,幾乎放棄了抵抗。

擴大飼料種類幾乎成了每個豬料企業的首選,禽料、反芻料、水產料、兔料、寵物食品等等,在不同程度上都有豬料企業的影子,且有些來勢兇猛,以非專業的姿態挑戰專業廠家。裁員、招人交替進行,上馬、下馬此起彼伏,一時間,我們看到千軍萬馬,奔涌而去,不知所終。

我們真心不愿承認,飼料企業的冬天是2020年。

五、非洲豬瘟對動保和疫苗企業的影響。盤點非洲豬瘟,在造成巨大損失的同時,唯一帶來的好處是加速了養豬場生物防控的進度、大幅提高了生物防控的水平,而這一點恰恰對動保企業產生巨大影響。過去的很多疾病都與生物防控相關,多數都屬于環境因素病,隔離、消毒、免疫、硬件改善等,使得豬場細菌性感染的概率大幅度下降,對普通性用藥的需求量急劇下降。所以,動保產品將開始分化,普通治療性的藥物需求減少,提高免疫力和抗應激的產品需求增加,消毒產品的需求增加,中草藥以及發酵產品的需求增加,改善腸道菌群以提高抵抗力的產品需求增加。這些就需要企業及時作出對應的技術研發和產品升級,包括渠道升級。

對疫苗企業來說,應該是短期利空,長期普遍利好,特別是對于與非洲豬瘟可能產生相關性的產品,例如藍耳病疫苗,從目前的真實情況來看,藍耳陰性場的發病和致死率,遠低于藍耳陽性的豬場。

六、非洲豬瘟對肉食企業的影響。目前豬肉價格一直上漲,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。擔心這些企業以為今年的利潤都是因為經營和管理而得來的,這是隱患。今年對特色豬肉企業是個機會,如黑豬、山豬、土豬、無抗豬肉等等,之前價格高問津的人群少,現在普通豬肉價格都這么高,愿意吃豬肉的人對豬肉價格敏感度會下降,所以要抓住這個機會,讓更多的人愿意吃特色豬肉,可以借此機會發展會員,習慣之后,即使普通豬肉價格大幅度下降,也會留住一部分用戶,這是絕好機會,要迅速強化品牌,不可錯過。

七、非洲豬瘟對農牧營銷的影響。豬產品的營銷模式發生變化最大的是實證模式,其次是服務方式,接觸成了最大障礙和風險。隔離和消毒,以及大量的中小豬場中招,使得過去所有以人員數量取勝的營銷方式基本停滯,以大規模會議營銷的方式也受到詬病。養殖場關鍵技術人員自覺或受到限制,減少參與公共場所的一切可能導致交叉傳播途徑。小范圍的技術沙龍、以防非抗非為主題的行業交流更易被接受。

因為養殖利潤的幾何級增長,產品的訴求點發生重大改變,提高日增重、降低成本、增加非常規原料使用技術等被邊緣化,提高成活率、提高免疫力、增加抵抗非洲豬瘟等等成為當下的爆點。正因如此,也有少數人借真假非瘟疫苗大發國難財,我只祈禱,明知有害、有假,依然樂此不疲兜售的人會遭到天譴。

八、非洲豬瘟帶來的深遠影響。至少在四個層面產生較大影響:

1、對關聯企業的洗牌。上面已經做了具體的分析,這里可以用一句話概括:雪崩時,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。

2、對養殖結構的重構。密集的非種養結合的小規模養殖,既不符合防疫的要求,也不符合環保的要求。大規模集約化養殖符合生物防控要求,但不符合資源化利用的要求。散養戶已經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。養殖結構的重構絕不會依賴于一種形式,而是一個動態的、密切結合當下社會需求的、更傾向于創造美好生活的一種平衡。

3、對肉食升級的推進。豬肉的消費量必將下降,隨著老齡化社會的日趨加重,對牛羊肉、特種水產的需求必將增加,肉食品以健康為主線快速升級。

4、對企業戰略的回歸。生產制造企業的戰略核心,在于相信科技的力量。不同形式的養殖結構必然要配置不同級別的硬件設施和軟件環境。大規模集約化必須設計以高科技為主題的建筑和設施,切實做到高效率、高度智能化管理,低成本的集約化必將引發疾病的高頻率發生,從而喪失競爭優勢。

九、目前行業企業的動態。基本表現為4種典型動態:

1、主動出擊養豬,通過建場、租賃、合作、兼并等方式突擊擴大養殖規模,并將一切可以配種的母豬轉為種豬,期望快速增加存欄,獲取高額利潤。

2、被動轉型離豬。豬的數量減少導致產品銷量急劇下降,甚至造成貨款呆壞賬,心生恐懼,為求生存開始啟動豬以外的產品生產與銷售。這條路并非走不通,關鍵看往哪里走、怎么走。禽料已經是紅海一片,且主要屬于封閉式一條龍,商業化的市場份額不足30%。水產飼料的搏殺有其特殊性,需要時間和資源積淀,換言之,水產相關企業更需要戰略。反芻飼料應有較大空間,但市場環境相對其他品種比較落后,需要教育市場,估計多數企業沒有這份情懷,總想賺點快錢,長遠來看,估計屬于"老鼠懷孕都是為貓準備的"。

3、六神無主漂移。道聽途說,風聲鶴唳。總在轉換品種,總是自我放棄,總有千萬條理由選擇逃避現實,總有似是而非的市場信息打下一針針強心劑,直至精疲力盡。2020年這一批企業將選擇告別。

4、蠢蠢欲動賭博。認為自己有特別渠道可以買到非瘟疫苗,認為自己有良醫妙藥可以控制非瘟,認為自己更有魄力可以刀口舔血,認為自己有高深的防控技術可以高枕無憂,于是乎:公開以低價收購非瘟豬場,去豪賭一夜暴富的未來。我相信一定有發財的,我更相信有很多人將從此退出中國養豬業。

十、后非瘟時代的企業戰略。非洲豬瘟的最猖狂時期已經過去,一方面人們已經開始理性對待非洲豬瘟和類非瘟,一方面人們在防非抗非戰役中的確總結了一些有效方法,一方面政策扶持必將讓更多人積極參與,一方面高利潤必會吸引人們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蜂擁而入。有一點,生豬存欄開始恢復,恢復的程度取決于涌入的投資人大于破產的從業人的比例,還取決于非瘟疫苗的實際效果,但我們必須清楚認識到,中國養豬不應再恢復至7億頭年出欄。對于中小企業,一定要抓住鄉村振興這個機會,在鄉村發展特色養殖,與特色種植形成圈鏈,推進資源化利用,打造特色食品品牌,只要不盲目追求做大,仍然可以發展,且可以有較好的回報。具體請詳見《中流擊水,奮楫者進》。

最后祝福中國養豬業,劫后余生將更加穩健。橙海千帆,自勝者雄。

(作者:輔音國際董事長 趙明)

展開閱讀全文︾
年轻的母亲线2免费_神马福利_桑巴影院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